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平红河的老山情怀

      老山,你是我永远的记忆......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老山英雄连二排长,难忘老山的硝烟和那留在南疆的十八个英灵。。。

(原)一位“病人”打来的电话  

2009-03-12 20:4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来电显示0870******,电话是从省内地州打来的。

“排长,你好,我是聂朝红。”

“你好,这是你家的电话吗?”因我知道他过去没有电话,便马上问他这个电话的归属。

“不是的,我用公用电话给你打的,我没有电话。”他口气平淡地解释道。

我知道他身体不好已经十多年了,平常极少主动打电话来,便直截了当的问:“聂朝红,现在你身体好些了吗?你有什么事吗?”

“排长,我还是老样子,身体还是不好,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今年4.28有什么活动吗?”他清晰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你要多保重身体呀!4.28活动的事,目前在昆的其他战友还没有商量,但我是一定要去麻栗坡的,我自己的想法是25号从昆明到麻栗坡、26号从南温河重走到铜塔的路,一直到老山脚下的马嘿、27号去南温河那米寨看老乡们、28号烈士陵园祭奠牺牲的战友们。”我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和详细行程告知了他。

他语气肯定地说:“好呀,到时我也要去麻栗坡,只是重走南温河到铜塔的路,我脚上没有力走不起!不能和你们走那条路了!”

听得出来,他话语里很无奈。因长期带病的关系,他身体四肢乏力,是不可能和我们一起走那条山路的,我便安慰地说:“没有关系的,我们走南温河到铜塔的那一天,你在麻栗坡休息,等去老山和陵园时我们一起去就是了,你说对吧?”

“好的,你们具体什么时候去,请提前通知我,不要忘记了约我,我要去麻栗坡!要去看牺牲的战友!要去看那米寨的老乡们!”他补充道。

“现在还早嘛,我想到四月十号左右,就应该定下来了,到时你再打电话来,好吗?”

“好的,排长,我把我妹妹的电话告诉你,她在我这里住,你可以打她的电话,号码是13681******”到时通知我就是了。”

电话挂了,我脑海里出现了战友聂朝红的形象。 

他身高约1.75米左右,体形偏瘦,人长得机灵帅气,是从云南昭通地区永善县偏僻的大山里走出来的,当年在老山作战中,他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也是三等乙级伤残军人,他所在2班,班长洪国基牺牲,83年底入伍的陕西籍新战士袁绍贤牺牲,他算是幸运的。1986年退伍后,他被安置到昭通外贸公司工作,从到外贸公司工作的那天起,他就抱着战场上流血为国家、下地方也要为国家多做贡献的念头,努力工作,可让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灾难一个个接踵而至,家里出了大事,也给他的思想上增加了极大的精神压力。首先是他的亲大哥,因治疗风湿病,错服了中草药导致意外死亡,接着是他的亲妹夫,也是与他一个部队参战老兵,退伍回来安置了工作,但不久又莫明其妙地精神失常,一直求医问药不见好转,后来人也走失了,至今下落不明。

面对家里的不幸事件,聂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高度紧张,整天提心吊胆地生活,生怕哪一天又有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在1997年的某一天,由于单位办公楼的保险丝烧坏了,他主动去更换,结果不慎被电击了一下,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事的,可他就认为灾难已经降临,且魔鬼再次上身找到他,接下来几天几夜都不能入睡,等单位的同事发现他异常举止时,经医生检查,告知他患了精神分裂症,从此家庭生活全乱了套。看着他的身体不见好转,妻子扔下家不管,带着大儿子外出浙江打工,已出去多年不见回来,如今家里只留下十七岁的小女儿与他为伴。

他因病长期不能工作,2004年单位为他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现在每月退休费、伤残费和参战补贴共计1200元,微薄的收入勉强支撑着正常的生活,为了控制病情,他每天都要服用盐酸lubing嗪片和阿pucuo仑片,单这一项医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服药后的副作用让他看上去有些呆滞,严重的后遗症让他感觉浑身无力,他成了长期服用镇定药的病人。这样一个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战士,每到4.28都会从心底里挂念着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的战友,我被他今天的电话感动,也为他的健康状况忧心。

这个电话,让我想起老山作战20周年纪念日的一件事。2004年4月28日我和战友一行重返老山时,在老山主峰上遇到了四位老兵。那天上午10点左右,我们正在张大权雕像前合影留念时,我看到两辆双排残疾车吃力地开上了老山主峰的停车场。从车上走下来的四个中年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走路的样子感觉有些不对劲,我出于好奇上去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才知道他们是120团的老兵,当年也是参加老山作战的战友,他们此行四人,但只有四只脚,另外四脚都是假肢,他们就是开着自己的残疾车上的老山呀,我从心里敬佩这四位了不起的老兵。记得当时他们说:“今天是老山作战20周年纪念日,我们从昆明自驾车400多公里,上来看看我们曾战斗过的高地,这里曾留下了我们四个人的另外一只脚,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们就是想上来看看昔日的老山如今变成什么样子,还要去陵园看看牺牲的战友!”多好的战友,多么令人敬佩的老兵,我顿时感动不已,20年前战斗中他们伤残,各失去了一只脚,但在他们的心中,他们永远忘不掉的还是这个曾经的战场,这片祖国神圣的土地,忘不掉他们为之奉献青春和热血的老山。

       一个“病人”打来的电话 - 金平红河 -           金平红河的老山情怀

               (中间四位是120团伤残老兵)

这些可敬的老兵,他们都身带残疾和病痛,但是,神圣的老山总占据着他们的心房,在他们的脑海里永远记得那些战火硝烟中牺牲的战友,永生不忘!每当4.28这个特别的日子到来时,老兵们肢体的伤残和病痛已不再是阻碍他们来麻栗坡表达缅怀之情的障碍,伤残老兵们重返麻栗坡的行为举止,带给人们的是视觉上的震撼,心灵上的感动和对他们由衷的敬佩!老兵!你们真了不起!!

聂老兵,请保重!我给您敬礼了!我们4.28老山再见!!

120团的伤残老兵,请多多保重!我给你们敬礼了,但愿我们今年在老山上能再相见!!

        一个“病人”打来的电话 - 金平红河 -           金平红河的老山情怀一个“病人”打来的电话 - 金平红河 -           金平红河的老山情怀

           (聂朝红战友1984年7月底在662.6高地上,身后是老山)

 

  评论这张
 
阅读(2096)|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